逼死处女座还不简

我想静静

【千宏】我在看着你(二十三)

“高姐”


易烊千玺随意的抬起手轻轻敲了两下半开的玻璃门,“我可以进来吗?”


“千玺,是你呀,快进来吧”一个身着职业装的中年女子正坐在办公桌上忙碌,见是难得来这里的千玺,忙向他招手示意。



她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皮肤保养的很好,妆容得体,举止干练,是都市常有的女强人形象。



她放下手里的文件,上半身靠在桌子上,双手交叉,露出亲和的微笑“最近事太多,没来得及顾上你,你要是要什么要求跟底下人说就成了,不用特意来问我。”



千玺对她刻意表现出的关心没什么反应,淡淡看着她,开门见山的说道“今天我来是想说说刘志宏的事。”



“你放心吧,刘志宏的事虽然比较棘手,但公司公关部正在处理,不会有什么问题。”

高姐毕竟在公司里多年,见惯了大场面,对千玺突如其来的话也不以为杵,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同时从桌子里抽出一包烟。





易烊千玺对她官方的回答不置可否,“不是,我是想问,刘志宏要离开公司的事是真的吗。”

他的话虽然是疑问句式,说出来却更像是陈述。



高姐神色微变,精致修理的眉轻轻上挑,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不赞同“外面人传传也就算了,怎么你也当真。”



易烊千玺仿佛没听懂她话里的责问,问的问题反而更加突兀“高姐,这件事应该不是公司散出去的吧?”




“哼”高姐审视的扫了他一眼,冷哼一声,神态与刚开始的和善全然不同,点燃一根烟“你胡说八道也该有个限度,刘志宏是公司的艺人,黑他对公司有什么
好处。”



“那,如果他不再是公司里的艺人呢”





试探的目光在与另一道漠然的视线在空中无声的交汇,两人彼此,心知肚明。





公司里这两年虽然发展不错,但除了tfboys也没有其他走的上大台面的人物,况且王俊凯和他自己与公司的合约明年就要到期,王源的也只晚了一年。虽然他们现在都还没有其他意愿,但临时生一些变故也不是不可能。而如今好不容易培养出了一个刘志宏,发展势态很好,却突然有别的公司来挖墙脚,公司当然也不可能眼睁睁的为他人做嫁衣。





高姐吸了两口烟,两根细长的手指夹住它,终于开了口“公司要的是一个发展前景好的艺人,而不是背负丑闻的,再怎么样,公司也不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这件事怎么会传出去?”


“你什么意思”高姐冷冽的盯着这个一向没什么表情的男生,捉摸不透他的意思。


他的眼神毫不退却,放慢语速“我是想说,这件事就算不是公司想散布的,也是公司里的人散布的”



她的思维快速的转了一圈,面上更难看“你是说公司有内鬼”


“这么具体的消息,没敲定之前没那么容易捅出去。我查过了,最先发声的几家营销号里有两家是德铮养的。”



德铮是这两年兴起的一个新公司,主要也是捧一些十几岁的练习生,打造路线几乎完全是仿造当初的时代俊峰,一开始还有点关注度,今年却因为过了新鲜期,隐隐有了颓势。



“你放心”


不过一会儿,高姐心里通透了,掸去燃尽的烟灰,对这个突然爆出来的消息没有一点慌乱,一副成竹在胸的架势“我会调查一下,把那个人揪出来”




易烊千玺还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表情也没有因为她的回答起任何波澜,从椅子上站起来“好,那我先出去了”



“等等,”高姐喊住他,看他的眼神带了点怀疑“你以前从来不管这些事,现在怎么突然这么关心。”



“没什么,既然待在公司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吧”易烊千玺已经走到门口,闻言回头瞥了她一眼,淡淡露出一个笑容。





……




易烊千玺刚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还没来得及整理思绪,没想到刚好撞上偷偷跑来打听消息的黄宇航。



“哎哎,千玺,你去高姐那干什么”黄宇航一脸好奇,叮着他不放。


就算易烊千玺甩都不甩他,黄宇航也越挫越勇,不管其他的小鱼小虾,一路缠着他问“千玺,千玺,你是不是问到什么了,哎呀,你快跟我说嘛,我都快急死了。”




“没问到什么”易烊千玺不耐烦的挥手,加快脚步往自己房间走,想甩掉这个跟屁虫。



黄宇航却不死心,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别嘛,你就告……”

“嘶”千玺一把推开他的手,神色微微扭曲的按住肩膀。

黄宇航本来还存在玩笑的心思,见他面色惨白,不似作伪才慌了,“你,你怎么啦,我没使力气啊”



“没事”千玺站在原地缓了一会,也不管他,抬脚继续走“上次摔着了还没好,没什么大事”



“啊”黄宇航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还是有点惶惑“上次摔的?那医生不是说很快就好了吗,怎么现在还疼的这么厉害。”




易烊千玺尽量保持正常的往回走,还好黄宇航没有追上来,也没有其他人拦他,很快就走到房内。


关上门,他靠在门上,终于忍不住流露出痛苦的表情。又站着缓了一会才坐到床上,试着脱下身上的长袖,却因为肌肉的运动使伤处痛的更加厉害。



他转头努力的看向一侧肩膀,上面贴着一块医用纱布,血迹正隐隐的从纱布里透出来。唉,果然又出血了,他无奈的摇头。



熟门熟路从柜子里拿出急救箱摆在床上,准备好东西就开始处理。估计纱布的一部分已经和血肉黏在一起,他揭的时候疼的脸色惨白一片,眼前有点发黑。



揭完纱布,再用碘酒消毒,换上新纱布,好不容易弄完了之后才发现身上全是冷汗。





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脑子却还没停下。

刘志宏跳槽的新闻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星期,舆论热度没有先前那么高涨,上次买通的营销号也略有成效,隐隐有些调转枪头的架势。


况且今天跟高姐谈过之后,按高姐的手段,藏在公司里的人肯定也藏不了多久。没了内应,就不用再担心消息再泄露出去,公司再调整政策处理会方便很多。



逐渐掌控大局的认知让千玺终于放心下来,虽说这事对刘志宏完全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但如今也只能是尽量改善大众印象。



唉,他蹬掉脚上的鞋子,翻身钻进被子里。小小的轻松熊被他抱在怀里,柔软的触感靠在脸上,很舒服。



他之前也觉得刘志宏很像轻松熊,软软的,没有伤人的棱角,舒适温柔,偶尔的中二也让人觉得很呆萌。但自从刘志宏与他开始有感情纠葛,截然不同的一面才慢慢在他面前铺展开来。



就像一个人在你眼前蜕变,他变得不再完全是他,却更贴近灵魂。



别样的真实却让易烊千玺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那种强烈的爱意的吸引,与之前君子淡如水的相处方式奇妙的融合在一起。就算彼此相见时包裹着重重的铠甲,最后暴露在对方面前的却只剩软肋。




如果说他之前还抱有侥幸,此时却知道自己再也不能退缩下去。刘志宏那种绝望的痛苦是如此真实,泥潭深陷。



而易烊千玺就是困住他的那方泥潭。






……






门突然被敲响,千玺随意的套了个T恤就去开门。

“千玺,我来看看你”门外站着的刘志宏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易烊千玺一愣,赶忙侧身让他进来,他有点猝不及防,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刘志宏此行真正的目的。自从上次酒后,突然敞开心扉的感觉让两人都很尴尬,关系一度降到冰点。




千玺慌乱的很,看着乱糟糟的屋子突然觉得很丢脸“你,你要不要喝什么,我,我去拿。”



“不用了”刘志宏宽容的扯出一个笑容“我只是想来跟你道个歉

他看着千玺,话语里满是真诚的歉意和关心

“上次是我不好,说了一堆有的没的,居然还咬你。”他说着说着,像是有点羞愧的样子,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我是喝多了,你原谅我吧。”




“没事没事”易烊千玺拼命摇头,“你没错,是我不好。”



“那你这是原谅我了”刘志宏带了点狡黠的表情问

“以后还是要待在一个公司,同事之间还是要好好相处,你可不能再生我的气喽”





“……    同事?”



刘志宏看着他着他略带苦涩的表情,理解却无奈的对他说“你既然已经明白我们回不到以前,也就不要强求我了,这是我的极限。”





他就坐在自己的身边,但易烊千玺从没觉得刘志宏离自己有那么远。





“那如果,我说,我喜欢上你了呢”他低着头,不敢看他。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听到刘志宏叹息一声,像瞬间苍老了十岁“别勉强自己,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怜,也没有你想的那么重要。”



顿了会,刘志宏又自嘲的补了一句“何况我总是让你受伤,你还是不要离我太近。”


他走过去,坐在千玺身边,眼里曾经出现的偏执绝望深深的被掩藏,只剩下柔软的温柔“给我看看你的伤口”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