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死处女座还不简

我想静静

【千宏】我在看着你(二十)

易烊千玺要疯了,昨天居然做了一晚上和刘志宏相亲相爱的梦。他觉得自己简直不要脸到了一定程度。表面上冠冕堂皇的说是纯洁的友情,结果居然梦到刘志宏亲他!



更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大早就得到了刘志宏明天就会回来的消息。他腿软的听着练习生们叽叽喳喳的讨论,今晚刘志宏要参加的晚会多盛大,有多少演艺界的大咖,据说参加完晚会晚会就坐飞机回公司之类之类的。




虽然这个梦只有自己知道,易烊千玺却感觉心虚的不得了,突然有点不敢见他。


“千玺,歇会吧”王源从舞蹈室外面探头,看着易烊千玺剧烈的舞蹈动作带着明显的不赞同“你已经跳了两个小时了,再跳身体就要受不住了”



“没事”他头也没回的继续跳着,大滴的汗水从额头滑落。身体很疲惫,过度负荷的运动几乎让他有了一点头晕眼花,却一刻没有停下。



可是没有用,脑子里像要爆炸,一直回放着那个令他胆战心惊的吻。明明真实发生的时候只有惊诧,却在梦境里还原美化。




柔软的触觉记忆像海绵一样不断的吸水膨胀,逼走了其它所有的感官,他无法集中注意力到任何事情上,无法思考,云里雾里,即使是他最爱的舞蹈也无法分走他半分心思。


王源恨恨的看着易烊千玺,朝天上翻了一个大白眼,哼,本宝宝还治不了你了。我一个人弄不过你,叫上王俊凯总行了吧,我就不信我们俩还不能把你拖出去。



想着就要转身去寻王俊凯,没想到差点和冒冒失失冲过来的黄宇航撞起来。



王源身子往墙上一靠,后怕的拍着胸口,瞪着一双杏眼,指着大口喘气的黄宇航张嘴就吼“小航你见鬼啦,跑那么快想撞死谁啊”



黄宇航半蹲着身子气还没喘匀又继续往舞蹈室里面冲“千玺!宏哥出事了!!”


“什么”王源眼睛瞪的老大,刚想拽着黄宇航问个究竟就听见屋子里扑通一声闷响。心里暗道一声糟糕赶忙跑进去,果不其然易烊千玺正半躺在地上,略带痛苦的按住肩膀。



“玺子哥,你怎么了,摔哪了”黄宇航心脏还因为刚刚的跑步扑通扑通的,一见他摔更是焦急,平时私下里叫的绰号脱口而出,冲上去就没轻没重的捏了他的肩膀。



易烊千玺发出一声闷哼,面庞因为痛苦微微的扭曲,却什么也没管,另一只手像铁钳一样抓住黄宇航的手“你说什么?刘志宏他怎么了?”



“问什么问,先去医院再说”王源急的头上冒汗,拖住千玺的身子往上抬。没想到后者完全不配合,坐在地上不动弹。


“黄宇航你快说,他出什么事了?”易烊千玺头上的汗还在不停地滴下来,身上滑腻腻的。



黄宇航瞥了王源一眼,见他无奈的点点头才咽口唾沫开口说“你别多想,我只是在网上看见有人黑他,一开始只是一个营销号放出消息说宏哥已经跟其他公司签约,和我们公司的违约金还是他们付的,还嘲讽宏哥一红就抛弃老东家,忘恩负义之类的,我本来还不上心,没想到才过几个小时就传的沸沸扬扬,搞得跟真的一样。”




易烊千玺肩膀的疼痛一阵阵的刺激着他的神经,脑子却在极速的转动。

刘志宏演了这部电视剧之后粉丝涨的很快,各大媒体对他的报道多了很多,人气蹭蹭的上升,正是处在极重要的上升期。现在电视剧还没播完,如果这时候传出这样的提前毁约的丑闻,无疑是对他演艺生涯极大的打击。



他看着黄宇航,“高姐有没有说什么?”

“我还没问”黄宇航赶忙摇头

易烊千玺一听,一只手一使劲就强硬的要站起身来,肩膀处的痛楚更加明显,他动动手,有点麻木,估计是脱臼了,胸腔也闷闷的有点难受。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不管两人的阻拦还是要走。


“易烊千玺!”

王源死死的拽住他,语气里带着怒气“不管有什么先去医院!你之前糟蹋自己我管不着,摔你身上疼的又不是我,但现在你必须给我去医院。”


易烊千玺转过头和他对视,王源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千玺跳舞受伤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他向来是练起舞来一定使全力的人,但近来受伤的频率越发高,而且这次明显伤的不轻居然还不想去医院,根本是没把自己身体放心上。



“算我怕了你了”王源气鼓鼓的“不管怎么样你现在立刻马上跟小航去医院,别看我,没的商量,其他的事我去查,一查到立马告诉你。”



“快去”王源一瞪眼,易烊千玺没办法,知道自己现在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捂着肩膀随着黄宇航出去。


但到了医院之后还是心神不宁,脑子里乱七八糟响个不停。

他从没如此的渴望见到刘志宏,如果说之前只是私心的话,现在则是心疼,刘志宏正被无数无形的尖刀狠狠的戳刺,但他什么也做不了。不仅帮不了他什么,甚至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概况,连一句鼓励的话都无法传达。




好不容易轮到他了,王源的电话还是没打过来,心里简直是急得火烧火燎。别的什么先不说,刘志宏要离开公司这件事是真是假他还没搞清楚,刚才他刷了一遍微博,早就熙熙攘攘的闹成一团,说什么的都有,但大多数都是对刘志宏不利的。



“啊”他猝不及防发出一声叫,才回过神来。


年轻的男医生嘿嘿一笑,“我还以为你魂丢了,没想到还感觉的到痛啊。放心吧,应该没什么大事。”


千玺转了转胳膊,才反应过来是胳膊的脱臼接好了,顿时就坐不住要往外冲。


“哎哎哎,别急着走”青年医生叫住他。出于对他们生活的保密性,公司给他们安排的医院都签了保密协定,这个青年男医生也见了几回,略微认识。


“坐下来,别着急。”青年医生刷刷刷的写了一张单子“先去挂两瓶药水,待会去拿药,把你脱臼和其他摔伤的地方抹点药,再按时吃药。”


看他还是一脸心不在焉,青年医生面色也严肃起来“我不知道你的工作到底有多辛苦,但出于医德,我还是要说几句。别拿自己身体当铁打的,你最近来的可算不上少,软组织挫伤之类的你自己不嫌疼我也不想多说,但你这胳膊要再摔几回,变成习惯性脱臼那可就不是疼一下就解决了的事。”



易烊千玺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微抿着嘴唇,点点头“谢谢医生,我尽量,但水还是不挂了,我有急事”


说罢又头也不回的溜了,那医生见状也只能无奈的摇头,反倒是黄宇航连连道歉,而后又追着跟出去。

易烊千玺坐上保姆车,还是感觉胸腔有点闷闷的难受,给王源打电话,没想到打了几遍都没通,思索了下拨通了一个电话,直接吩咐道

“成哥,你帮我查一下刘志宏离开公司的事”

“好的,我马上去”那头应到。

“快一些,事比较急。”

“放心,我会尽快”

公事公办的几句话就结束了通话,到了公司以后,易烊千玺快步走上去。


公司里显然也刚收到消息,凝聚着紧张的氛围,桌子上堆着一堆文件,一群人站在边上翻来翻去,电话几乎要被打爆,滴滴滴的响个不停,“对不起,公司暂时不做出任何回应。”“请等待当事人的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会正式说出事实。”“对不起,公司暂时无法做出任何回答。”……



人人急得焦头烂额,连他走进来也没有注意到,他往旁边找才看见高姐坐在椅子上打电话,走过去想问问具体情况,走到跟前才发现旁边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只是刚刚被一群人阻挡才没有看见。



那人一身西装光鲜靓丽,却有些凌乱,鞋上还留了几个纵横的脚印。低头弯腰,沉默着不发一言。


易烊千玺看着他,有点不确定,呼吸不自觉的加深,试探性的对他喊道,

“刘志宏”

那人反应了一瞬才回过神,拿手抹了一下脸抬起头看他。

易烊千玺看清了他的面目

他没有想过会是在这样的境遇下见到刘志宏,设想的场面里,都是刘志宏对他冷面以待,视若无物,高傲的走过他面前。

他当时想的时候觉得很难过,现在却情愿那个窘迫的是他自己。


高姐刚打完一个电话刚好听见千玺说话才看见他过来,“千玺你先别管这些,你们的通告我待会派人去跟你说。”接着又转向另一边开口道“刘志宏你也别急了,先回去一收拾收拾休息吧,这次没去成还有下次,等公司想到解决办法会第一时间通知你。没事的,别太担心”


“嗯”刘志宏低低的应了一声,起身默默穿过人群,关门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抗力,他抬眼,易烊千玺手抵着门,正忧心的看着他。


“千玺是你呀”刘志宏放他进来,有点狼狈的冲他笑“好多天没见面你又变帅啦”

“嗯,你也是”

他笑的更加勉强“是吗,本来是想给你们炫耀一下今天有多帅的,但现在这样还帅什么帅”说着伸手掸掸衣服,但衣服面料本就不耐脏,各处又都粘了污渍,又岂是掸几下就能干净的。



刘志宏对着被糟蹋的一团乱的衣服,渐渐没了笑容,有点怔怔的“这还是我第一次穿这么好看的衣服参加这么大的场合呢,怎么就脏了。”



“我是不是以后不能演电视剧了”刘志宏手里攥着被踩脏的衣服,有点迷茫的问他“可是我挺喜欢演戏的。

昏暗的房间里,他像是忘记了两人之前所有的隔阂,看着千玺的眼神满是依恋,却没有一点光芒,就像一个孩童认真的询问父母“你说,为什么我喜欢的东西都要离开我呢,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



从他微微扬起的头,易烊千玺才注意到他上的妆都花了,黑黑白白的糊在脸上,配上他呆呆的神色几乎称的上可笑,但他只觉得心如刀割。



“没错,你没错”千玺上前一步抱住他,紧的几乎要把他嵌进自己的身体“你放心,一切都会好的,都会好的。”


刘志宏也没挣扎,下巴靠在他肩膀,顺从的搂上他的腰,仿佛真的感觉到安全似的的自言自语

“明明说好都是我的,怎么突然又都拿走了呢。”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