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死处女座还不简

我想静静

【千宏】我在看着你(十八)

对不起大家,一声不吭就好几天不更,主要原因是明天有一场考试,作者这星期已经背书背到昏天黑地,濒临绝望之际更了这一篇,请小天使们笑纳~~~


—————————正文分割线—————————

易烊千玺没有想过逃避,即使这件事已经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残酷的少年时光夺走了他太多的东西,唯一额外赠予他的,就是勇敢。


他很明白,藏在阴暗里的伤口不会长好,只会变成脓疮。如果他不想和刘志宏走到决裂的那一步,即使他再怎么不想面对,这件事也一定要解决。



但是他需要时间,他需要不受干扰的,安静的,理清这段日子里发生的所有事情。


所以,他急匆匆的,没有通知任何人,慌忙的请了几天假就飞回家里,那里让他觉得安全。


父母都很惊喜,回到家也不忙公务,只陪着他聊天,问他一些平常的事宜,楠楠则赖在他的怀里不肯出来,这里有让他安心的一切。


“哥哥,我要吃奶昔”楠楠噘着嘴软软的撒娇

“好好好”千玺满眼温柔的看着许久不见的弟弟,心里终于安定,“那我们吃完晚饭再出去吃好不好”

“好吧”楠楠大大的眼珠转来转去,可爱的竖起两个胖乎乎的手指“那楠楠要吃两个奶昔”

他故意板起脸“不行,天这么冷,只能吃一个”

“哼,坏哥哥”楠楠小身子一扭就从他身上滑下来,哒哒哒的一路小跑去妈妈身边告状。



易烊千玺突然有些怔怔的,坏?



我是不是对他也很坏?



他想起那人发狠的样子,平日里总是温柔的弯着的桃花眼全红了,嘴角倔强的绷起,甚至带了恶狠狠的感觉。





他知道他很伤心,可是他给不了他想要的答案




楠楠状自然是没告成,反而被训了一顿。最后一个奶昔也没吃成,委委屈屈的早早就被要求上床睡觉。好不容易哄得他睡着,紧紧的搂着轻松熊,一张嫩生生的小脸还不高兴的皱着。


千玺在楠楠的床前发了会呆,楠楠抱着的轻松熊是他很久之前送的生日礼物,现在被楠楠玩的有点破,即使被洗过了也总有一种脏兮兮的感觉,楠楠却还是很喜欢,总是抱着它睡觉。


他忍不住想起他送出去的另一只轻松熊,是不是也被这样温柔的珍视呢。


他走回自己的房间,拿着手机思索了一会拨通了黄宇航的号码,那头的手机铃声响了很久才被接起来。


“喂,千玺,”手机里的声音乱糟糟的,音乐声音很大

“你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我有话问你”

“噢,好”没过一会周围的声音就小下来,黄宇航的声音带了点不耐烦“我现在正和别人在游戏厅玩,有事快说”

千玺没在意他的态度,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刘志宏最近怎么样”

“啊,宏哥?还好吧,我也不太清楚”

千玺皱了眉头,“那你明天帮我注意一下”

“哎呦喂,他现在人离我十万八千里去了,我上哪去给你注意去啊”

“十万八千里?他人不在公司吗?”


“啊,我还以为你早知道,宏哥不是要去演那个《少年游》嘛,好像有什么发布会之类的,所以他就提早去了,估计要好几个月才能回来。对了,那天你们俩不是前后脚走的嘛,你们没撞见?”








…………








后面黄宇航说什么易烊千玺都没听到,他的脑子里变得空空荡荡。他对自己说,不过是刘志宏去拍戏而已,再怎么糟糕也就是和自己一样冷静一下,却隐隐有一种可怕的预感,一种可怖的,即将要失去什么的恐慌攫住他。



易烊千玺直接挂断了和黄宇航的对话,开始拨刘志宏的号码,但是无论他打多少遍,里面传来的只有机械女声的重复回答。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刘志宏是不可能离开的,易烊千玺很清楚,只要刘志宏在这个公司一天,就绝对不可能完全躲开他,但是他还是害怕。


他怕最终还是要与他分离,他希望能和刘志宏做永远的朋友,即使发生了这件事,也从没想过会因此失去他。


他疯了一样的尝试着各种自己所有能想到的和他的联系方式,QQ 、微信,微博……




石沉大海,无音可循。

他慌了,他真的慌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所有的冷静都撇下他而去

所以他只能采取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他觉得自己是疯了,可是他不在乎。








漆黑的寒冷冬夜里,偌大的机场空荡荡的,一个界似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单薄背影随着人群走下飞机。



在众人裹了一层又一层的团子样穿着的映衬下,他的轻装打扮很是显眼,上身还套了件普通的薄棉袄,下身却只穿着单薄的牛仔裤和轻便的运动鞋,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穿成这样,别人看他一眼都想替他打个哆嗦。




严寒的风吹在脸上,旁人都不由自主的收紧衣服,易烊千玺却浑然不觉。又试着打了几遍刘志宏的号码,还是打不通。



他有点恍惚,当时脑子发热的只想来找刘志宏,问了他呆的酒店,几小时后的飞机又刚好有人退票,什么也没想的就订下来,直到现在确确实实的落地了,才感觉出窘迫。




这里他人生地不熟,又不像出通告会有人来接,来找的刘志宏还拉黑了他的电话。



易烊千玺翻了翻包,只有少量的现金,但是好在还有一张银行卡。他看看时间,3点48,估计刘志宏也正睡得熟,于是找了一家比较小的旅馆订了一间钟点房,凑合着窝到7点多才借楼下前台的手机打了电话。



“喂,你好,你是谁啊”刘志宏的声音迷迷糊糊的,带了点粗厉。


“我,我是千玺,我,我现在在横店”



那头先是安静了一会,然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你在哪”刘志宏问道。










易烊千玺心神不宁的坐在床上,等着刘志宏的到来。虽说来这里就是为了见他,但自从那件事后突然要这么直接的面对刘志宏,也没有遭到预想中的拒绝,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很欢。



但当刘志宏真正出现在他门口的时候,他开始怀疑来这一次的正确性。


那个纠结了他很久的少年行色匆匆,面色冷峻,黑沉沉的眼里没有半分喜悦,寡淡的目光却让他如芒在背。


刘志宏走进来,也不打招呼,转头环顾四周,“有热水吗?”


“哦,有有有”易烊千玺赶忙点头,快步走到卫生间里拿出水瓶,刘志宏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沙哑,电话里听还不是很明显,现在一说话就知道肯定是患上了严重的感冒。



刘志宏拿着水杯,喝了几大口润嗓子,看上去好了很多,稍显疲惫的微微昂首看他,“你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


易烊千玺站在他身边有点慌乱,心里惴惴的,一时什么都想不起,只胡乱的说“刘志宏,我,我那天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还没想好。”



刘志宏沉默了很久,像是在认真思考,期间忍不住咳出两声,脸微微有点红涨,却给他本来苍白的面色添了几分人气“这件事也不完全是你的错,那天是我太激动,没有弄伤你吧”



“没有没有”易烊千玺赶忙摇头,虽然当时确实在脖子上留下勒痕,但比较浅,现在又过了一个多星期早就恢复。


他让过身,“要不你躺下休息会吧,我看你咳得挺厉害”

“不用”刘志宏摇头拒绝,用面纸捂着嘴闷闷的咳。

“要不然我下去买盒感冒药?”

刘志宏还是摇头


易烊千玺虽然心里着急但无奈刘志宏不接受,也没什么办法,两人一时无言。


刘志宏又喝了几杯白开水,开口说话“是我不对,什么也不说明的单方面切断联系,结果让你特地跑那么远。”


千玺现在才有点不好意思,脸微微泛红


“所以这次我来也是想和你说清楚”


易烊千玺像被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心沉下去,刚刚升起的小小喜悦消失无踪。



刘志宏有些怅然的看着他,“我本来不想这么直接,但太温柔对我们都没什么好处。”


他缓慢的说着每一个字,语调没有起伏,话里却带着冷酷的薄凉

“我想你心里明白,我们既然走到今天这一步就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所以我想以后还是不要过多牵扯,能不接触就不接触吧。”



“为什么”千玺满心不甘,嘴里尝到了苦涩的味道“我们先前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不能像当时一样?”


“朋友,你会有的,少我一个,没什么”



“不,不,你很重要。”易烊千玺觉得自己像是被生生的刮出一块肉,痛的不知如何表达,对方却觉得只是拔掉他一根头发。



望着刘志宏无谓的神色,无法申辩的焦躁几乎让他无法思考,一时间急的说话也结结巴巴


“你,你别这样,要,要是我们,一,一直做,做朋友,说,说不定……”



他抬起头,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光,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双眼睛熠熠生辉


“说不定,说不定我们真的会在一起,你也可以……”




“够了!”

刘志宏厉声打断他,手掌紧握成拳,鼻翼剧烈的翁动,过了一会脱力的坐下,话里带了深深的无奈


“够了,别再羞辱我了”


他仿佛累极一般叹了一口气,“其实这件事你本来也没什么错处,只不过是我听错又自己有那个心思才会有误会。和你做朋友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如果可能,我也希望我们还是最开始的那样。”




刘志宏瘫坐着,睁开的眼里毫无神采“虽然很抱歉,但是我心胸确实没有那么开阔,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又过了很久,寂静无声中,刘志宏站起身往外走,易烊千玺只听见门打开的声音,和他的一句




“你走吧,以后别来找我了”




评论(1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