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死处女座还不简

我想静静

【千宏】豆腐坊

好吧   突然想到一个梗      只是玩笑~~~别当真

对,我只是来搞笑的

我觉得我脑洞清奇(´‘c_,‘` )

现刺客先森  ×  原刺客先森

黑黑的千玺  ×  白白的宏宏

正直一根筋呆萌千玺   ×    放荡不羁爱自由洒脱志宏







暗天阁内



微弱的烛光在密闭的房间内闪着,照亮一小片天地。桌前站了一排身着夜行衣的青年人,即使阁主已经在他们面前晃了几个来回,也没有一个人动一下眼珠,仍是绷紧每一寸肌肉,笔直的看向前方。


没错,他们就是这一届暗天阁培养的新刺客。



暗天阁在江湖上立足多年,威望颇深,已经成为江湖第一大阁,现已涉足各大行业。从当初的小门小派发展到如此地步,靠的就是最精锐的刺客。


每年他们会挑选1111名青年男子,授以暗杀的各种技巧,半年后筛选出111名留下继续,一年后最终选出最优秀的11名,正式成为暗杀阁的一员。





嗯,不错。王俊凯欣慰的捋捋并没有留胡子的下巴,这一届的素质很高嘛。




“你们都是我们这一届的佼佼者,我问你们,你们留下来是要干什么?”


“暗杀!”

“回答的不错,那我再问你们,暗杀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王俊凯走到最中间“你来说说”

“精湛的刺杀技巧”

“不错,还有呢?”

“一击必中的准确,完美的隐藏和蛰伏的耐心”

“对,你说的都很好,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王俊凯扫视全场,“最最重要的其实是是先天因素,尤其是要长得黑!别不相信,如果你就是黑夜的一部分谁还能发现你?”


阁主英俊的脸上挤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嗯,小伙子,你长得就不错嘛,叫啥名?”

“易烊千玺”

“名字还挺有特色”王俊凯左右看了一圈,原本挺直身子定在原地的成员们不动声色的微转身子,咕噜噜的用眼神交流着。

“怎么,你们不信?来人,拿画。”


一旁侯着的侍卫连忙拿出桌上的画放到他手上,王俊凯刷的一声拉开,画上是一个极其逼真的人画像,他们阁里与众不同的画人一定要涂肤色的传统却没留下。


“这是你们前几届的一个师兄,名字叫刘志宏。你看看,你看看,白的连画师都没法上色。他可是那一届最优秀的刺客。没想到第一次刺杀,人还没站稳就被捉到了。嘿,你们知道是为啥?原来他那天居然忘了在脸上抹黑炭~!”阁主一脸惋惜。


“哎呀,说起来都伤心,算啦算啦,你们都还不错,尤其是这位一羊千洗,要好好加油啊。”


阁主走了以后,一群人都欢腾起来。易烊千玺拿着自己的画像,黑乎乎的一团,再看看摊在桌子上的,默默走出去。









是夜,一个黑色的矫健身影在黑暗中穿行。

今晚是他的第一次任务,虽然已经预想过多次,心脏还是扑通扑通的,紧张的手心出汗,但是黑色的夜行衣及他的肤色将他与黑夜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易烊千玺一路使用轻功,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王府,守卫没有发觉。根据事先背过的王府地形图,他很快就找到了书房,藏身在窗户前。

遵循师傅教的方法,舔舔手指戳破窗纸向里看,源王爷正背对着他伏在案上写毛笔字,身旁无人跟随。

绝好的机会!易烊千玺静悄悄的翻进窗户里面,从腿上抽出一把尖刀,一步一步的走向书桌。

“王爷小心!”就在他刚举起刀的千钧一发之际,书房的门被人砰的一声撞开。但暗杀只要一次失败,下次成功的几率就会很低。所以即使知道马上要被发现,源王爷也开始躲避,易烊千玺还是猛的刺出一刀做最后一搏。


谁知那人武功却甚高,易烊千玺眼前白光一闪,来人就飞到他面前,抽出长剑挑开他的刀,同时一脚踢向他的膝盖。



混乱中易烊千玺看不清他的容貌,只感觉像是白光在自己眼前晃呀晃的。兵刃相接之下,露出的一截手臂比他身上穿的白布衫还要白。


千玺心知此时是决计不可能成功,却不想放弃,和他搏斗一番却明显斗之不过。王府的侍卫动作却快,一群人手持利刃冲进来,他还没反应过来肩膀就被砍了一刀,虽然他受过严格的训练,但大多是以躲藏逃生为主。此时被一群人包围,身上伤口不断,渐渐体力不支。




难道真的要自尽吗?易烊千玺意识有点模糊的想。那人却帮他同那群侍卫厮杀起来,很快就占了上风,转过身一把钳住他的下巴,手伸进去把他自尽用的毒药扯出来,一刻没有耽搁的把他甩上肩膀,跳出窗外。




易烊千玺脑子昏昏沉沉的,身体随着下面那人的跳跃晃来晃去,眼前只看得到那人身上白色的衣料,终于闭上眼睛,陷入了彻底的昏迷。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时候天已经彻底黑透,发觉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瞬间提起警惕。反射性的想抽出武器护身,却只摸到自己光溜溜的大腿,裤子不翼而飞,自然上面藏着的的各种暗器都不见了。



翻身想下床,身上各处传来的刺痛却让他一下躺了回去。这时他才发现昨晚受的各处伤都被人上了药并且好好的包扎起来。



“别乱动,不然伤口又要裂了”一身着白布衫的男子撩开帘子走进来,手上端着一碗药“来。把这碗药喝了”

易烊千玺盯着他“你是刘志宏?”

他的长相与画像上一模一样,何况那从上至下的白皙肤色也不能掩盖。

“你是今年暗天阁的新人吧”刘志宏看着易烊千玺一脸的警惕,噗嗤一声笑起来“每隔三个月你们阁主都要派一个人去刺杀源王爷,不过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傻头傻脑的,被发现了还不早点跑,真是准备去送死的啊。”


“既然你是暗天阁的一员那为什么反帮别人阻挠我刺杀?”易烊千玺眯着眼,背部肌肉紧绷,随时准备进攻。


“哎呀,你别紧张嘛”刘志宏反而一点没介意他的敌意,乐呵呵的冲他笑“我已经不做刺客啦,现在自己做点小本生意,小日子过得挺舒坦。自然不会给自己找麻烦和暗天阁作对。你现在就好好养伤,王俊凯明天知道源王爷还活着自然知道你失败了,你晚点回去也没事。”说着就自顾自的走出去。



易烊千玺看看帘子又看看手里的药,一口喝了下去。



真苦







他身上的伤口虽然很多但是不深,所以易烊千玺躺了几天就开始能下地走路。


院里的刘志宏正在点浆,擦擦头上的汗,“你来了啊,快点过来帮帮我”他身上仍是穿着一身不显眼的白布衫,流汗的时候脸上被汗液浸湿,却更显面白如玉。



易烊千玺第一次发现刘志宏现在居然在卖豆腐的时候确实很惊讶,一双眼睛瞪的都要凸出来。

刘志宏自己却没心理落差,状似苦恼的摇摇头说着没办法,人活着总要养活自己的肚子嘛,然后接着使唤他做这做那,一点没把他当病号看。





易烊千玺在这个小院子里住的时间不短,一开始什么都不会做的时候只是打打下手,等到完全学会了几乎就算是他做豆腐。



刘志宏嘴里嚼着易烊千玺中午刚做的面饼,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轻点轻点,哎呦喂你可轻点,你以为这豆腐是板砖做的啊!”



易烊千玺小心的拿刀把做好的豆腐分成整齐的方块,白花花的,看一眼刘志宏,他更白,人怎么能长得这么白呢,易烊千玺看着豆腐上自己黑黑的倒影心里有点小郁闷。



刘志宏也叹一口气,羡慕的看着他的脸,“你长的真好,像我这样武功再好也当不好刺客,唉,只能去卖卖豆腐喽~~”








时间过得这么快,又这么慢,易烊千玺在这个小院子里呆了一个月,每天一大早就起来给刘志宏做早饭,拔菜,喂鸡,快到中午又准备午饭,等刘志宏去店里卖完豆腐回来一起吃,下午又磨黄豆,点浆,做明天要卖的豆腐。



每天忙忙碌碌的,听刘志宏回来在他耳边细细碎碎的念叨今天又遇上了哪些奇葩。平淡的没有一点波澜生活,两人像是已经在一起过了很多年,他甚至会有以后一辈子都会在这里生活的错觉。




“千玺快来快来”刘志宏手里拿着一挂牛肉,“我们今晚加餐,我还想吃你做的土豆炖牛肉”自从上回易烊千玺做了这道菜,刘志宏简直惊为天人,日日都想着吃。




“嗝~~~”刘志宏狼吞虎咽了一番之后,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嗝,“真是太香了,唉,以后吃不到我会想死的。”

易烊千玺收拾碗筷的手顿了顿,又一言不发的继续收拾。

刘志宏摸摸肚子,像是没察觉到他的异常“你现在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明天就回去吧。”



易烊千玺低着头,闷闷的说“我这次暗杀失败,回去不知道会怎样”


“没事,你跟王俊凯说是我救的源王爷,就不会怎么太责罚你的啦”

“那,那你为什么要救他?”语气里藏了微微的酸意

“你真的想知道”刘志宏笑嘻嘻的。

易烊千玺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他“嗯”



刘志宏撇撇嘴,有点不大想说“说起来也挺丢人的,我第一次接到刺杀任务,结果一不小心就被源王爷手底下人抓到了,没想到他不计前嫌放我一马,我自然要投桃报李的啦。”



“你真的要我走吗?”易烊千玺闷闷的问。

“什么要你走不走的,我天天把你当苦力使唤你,你伤好了还不赶快溜。”



易烊千玺想说我心甘情愿,刘志宏的神色看似不经意却显然心意已决,只好又咽了回去。帮那人收拾好碗筷,做好明天早上他要吃的面饼就在夜色中离去。






回去之后伙伴们都很惊讶,都以为他早就在王爷府丧生。上面派人来问他刺杀失败的原因,他想了半天只说是自己不小心被府里的侍卫发现,受了伤,趁乱溜了出去,这段时间在外养伤所以现在才回来复命。




易烊千玺躺在屋子里,明明这里才是自己生活一年多的地方,现在却感觉无比的陌生。每日里只睁着眼躺在床上,简直要把屋顶盯出个洞来。


他心里甚至有点埋怨那人,他心心念念的不想离开,每天收拾那人的起居,结果赶他走的时候一点都不犹豫。却又总是忍不住想起刘志宏,他在干什么呢?是在做豆腐还是又出去玩。

上面对他的处罚还没下来,他倒是一点不上心,甚至期待处罚能重一点,结束这极端空虚的日子。




但显然他把阁主想的太狠,事实是只轻飘飘的罚了他三十鞭,把他下放到当地的分阁。



不过当易烊千玺穿着一身花里胡哨的衣裳,跟在一群打扮的与地痞流氓无异的人后面的时候,他的内心还是有点惶恐的。




他想起出来之前喝的醉醺醺的分阁主教育他的话“唉,你别看阁里现在表面上光鲜,其实钱全花在和其他门派攀比上了。现在生意不好做啊,江湖这两年风平浪静,哪有那么多人要刺杀啊,平日里弟兄们花的钱还不是我们收保护费一个铜板一个铜板的收回来的。”





对,他现在在收保护费。




易烊千玺看着前面的人熟门熟路的向摊贩们伸出手来,摊贩们很懂规矩的的交上铜板,再孝敬几个瓜果,一路上挺顺利,看来暗天阁已经在这里收了挺久的保护费。





“哎呦,又来收保护费呀,来,早准备好啦。”易烊千玺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一抬头,牌匾上写着,一品白豆腐坊。




刘志宏还是穿着一声白布衫,正和领头的聊的火热,走的时候还送了几块豆腐,看来是关系不错。





前面的收了豆腐继续往前走,易烊千玺却定在原地,直勾勾的盯着刘志宏,刘志宏本来没认出来,但他那张黑脸实在太具辨识度。一认出他来就被他的飞猪流装束震在原地。反应过来以后,翻翻白眼,一脸我不认识这二货的表情走回豆腐店,易烊千玺只好快跑几步跟上大部队。





收完保护费其他人都去饭馆吃饭,易烊千玺回去自己炒了几个简单的小菜放到饭盒里。换回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发型又回到豆腐坊。



对着刘志宏疑惑的表情把刚做好的饭放到桌上“你先吃午饭,我帮你卖豆腐。”说着不等刘志宏同意就自觉的走到豆腐摊面前叫卖。

刘志宏也没有赶他走,端起饭就开始吃,前一阵子一直有易烊千玺给他做饭结果把嘴吃刁了,吃别的吃不下去,肚子又总饿得慌,现在有饭送上门,不吃白不吃。


虽然易烊千玺很努力的叫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路人看着他那张黑漆漆的脸,总觉得那些豆腐也没有以前白了是肿么回事。


所以他来帮忙之后生意反而越发惨淡,刘志宏也不在意,每天就等着他收完保护费回来送饭。



刘志宏连续白吃了半个月的饭,开始感觉到良心的谴责,于是他决定对这傻小子好点。



“小子,你是因为上次的事才被发放的吧。”


易烊千玺点点头。


“算啦,你回去告诉王俊凯,王源他的王妃活不过这三个月啦,她和王源一块长大,说死之前想嫁给他,王源不忍心才娶了她,没有抛弃他啦,现在也还想着他。让王俊凯别那么傻总派人去杀王源,打情骂俏也不是这么来的。听懂了吗,傻小子”




易烊千玺又点点头,却还是是一脸迷茫。


刘志宏无奈的摇头“你怎么那么笨,你回去告诉他,让他把你重新调回去,说不定还能升做什么堂主之类的,别在这街头傻不愣登的收什么保护费啦,听懂没?”



“嗯嗯”易烊千玺反射性点头,呆在原地想了一会仿佛突然想通了什么关节,猛的回头就冲。刘志宏看着他落在这的饭盒,心里突然有点怅然若失,唉,以后没人给老子送免费的饭啦。



以后的一个月里易烊千玺再没有来过,刘志宏有点没了做豆腐的热情,旁边那家铺子却易了主,成天叮叮当当的整改,弄得刘志宏心里烦躁的简直想抓狂。




唉,刘志宏又开始忍不住想那张黑乎乎的脸,这个没良心的,老子我照顾他那么久,现在升官发财就不理老子了。



所以易烊千玺冲到他面前,他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易烊千玺却没有注意到他迷惑的表情,一脸忍不住的激动“我想好了,我决定以后都卖臭豆腐,这样每天你卖不完的豆腐也不会浪费,它黑黑的,我也黑黑的,我卖的话也不会没人买了。”




等等,刘志宏扶额“你不是升官加月钱去了么?”




“没有啦”易烊千玺有点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但是脸太黑看不出来“我让阁主送了我一笔钱,用来买店铺,还专门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学怎么做臭豆腐。”他把刘志宏拉出来你看这个名字怎么样,刘志宏抬头望旁边的门匾一看“一品黑臭豆腐坊”






易烊千玺嘴里还在不停地规划着“以后我们一起住在家里,一天下午做豆腐,一天下午做臭豆腐,这样两个都不耽误。对了,家里的院子还要多做一些青椒之类的可以和臭豆腐炒。哦,还有,家里做豆腐的缸也要多添几个……”



刘志宏看着易烊千玺的脸,算我眼瞎吧,撞死在你这块臭豆腐上。


嘿嘿嘿

以后就有人给宏哥我弄饭暖床做豆腐啦~~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