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死处女座还不简

我想静静

【千宏】我在看着你 (二)

        我有话说:上次发的章节时间线比较靠后,算是预热,这章才是真正情节从头开始,前期铺垫会占几章,主要是千玺视角,后期视角未定。

————————我是正文分隔符—————————



 上一章 


易烊千玺经常做梦,而且大多数梦境都毫无关联,光怪陆离,有时候会梦见他变成一朵长在高墙里的花,根茎深深的扎进泥土里,每天努力的,奋力的,不停歇的长,什么也不想,只知道要长啊长,一直一直的长,长到终于他的花瓣比那墙还高,路过的人都远远的看着他,他站在高墙后,听见人们夸赞他的美丽,艳羡他的芬芳。有时候又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无边的大海,或者寂静无声的沙漠。




不知道是不是经纪人心情大好还是怎么的,公司居然破天荒的放了一天假,王大源兴奋的简直无法自已,计划着怎么怎么玩,而千玺一瞬间脑子里唯一的想法是,终于可以睡一整天了。


 虽说是有些夸张,但确实是实打实的睡到了下午两点,头都有点昏昏沉沉的,不想继续睡,也提不起精神出去玩。千玺无所事事的翻箱倒柜,试图翻出些被遗忘在角落里的玩具来。玩具没找到,只找到一个纸飞机,倒是翻出一沓舞蹈比赛的优胜奖状和证书来。


是什么时候的奖杯来着,怎么一点印象没有,他坐在床上回忆,仔细想想其实也正常,他练舞练了这么多年,要是没什么奖杯才算奇怪。



他大概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练舞,早到他都记不清是多早。等到有一天他突然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跳舞已经成了他生活不可割离的一部分。


 想着想着又开始回忆起他的舞蹈生涯来,千玺躺在床上,幼年的记忆一股脑的冒出来。在最早的印象里,和他一起练舞的大多数都是已经或者接近成人的哥哥姐姐,大多热爱潮流,追逐时尚。这样的人群自是和他一个闷不做声的小孩没什么共同语言。对他们而言,虽然也很喜欢跳舞,但每天最快乐的时光仍是每天晚上快要结束的时候,相约去哪里搓一顿,逛个街,K个歌,跳脱一些的则成群的去网吧,夜店之类。



 这些地方当然不是他一个上小学的小孩该去的地方,他要做的就是收拾好自己的包,站在舞蹈室的门口,不理和他搭讪的坏人,不吃陌生人给的糖果,等着妈妈来接他去毛笔字培训班。


     

这样固定的生活 过了很久以后又忽然变了,和他一起练舞的变成了一群小孩,和他外表一样的。他不必每天咬着牙去赶进度,相反,他成了所有人的榜样,他永远是练的最好最快的那一个,没人会用看异类的眼光看着他,转而变成钦佩,羡慕。


成名的路仿佛是梦幻的,他一路漂啊漂的就往天上飞去,一切水到渠成,理所当然。各种各样的颁奖典礼上,奖杯,掌声,欢呼。 




 易妈妈在厨房里忙碌着,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一定得做顿丰盛的给他补补身体,擦擦手上的水,想去叫他出来吃饭,一推开门却发现儿子正呆呆的看着手里的纸飞机。


 “千玺,你怎么了?”


千玺刚神游回来,正对上妈妈担忧的目光,“没什么”他低下头,手里无意识的摆弄着,纸飞机被拆开,揉弄,很快就没了原形。


 易妈妈知道 儿子从小就比较辛苦,比相同年纪的孩子不知道要多付出多少,却很少回来抱怨,遇到困难也不对她说,但这样子,当妈妈哪里看不出来是心里有事,刚想出言宽慰两句,千玺却放下了手里的纸团,抬起头,露出一个笑容,梨涡也在嘴角浮现出来。


 他牵着妈妈的手,注视着妈妈眼角的皱纹“没什么啦,就是平时太忙了,一下子这么闲不知道要做什么”。


还撒娇的蹭蹭妈妈,“快吃饭嘛,我饿死了,平时只能吃盒饭,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一定要吃够本”。


 易妈妈看着装可怜的儿子,脑子里哪还放的下其他,拉着儿子上了饭桌,围裙也来不及解,就坐在他身边给她加菜,满眼的疼惜,嘴里也不停唠叨“你多吃点多吃点,你要下回想吃,妈妈能送就给你送过去。”


千玺一边往嘴里填饭一边直点头,还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易妈妈当然早就把刚才儿子的举动忘到九霄云外,满心里只想怎么让儿子好好过一天,盘算着要早点把楠楠接回来让他们兄弟俩多玩一会。



 奢侈的一天假终于结束,他站在门口笑着用力的挥手,“爸爸妈妈再见,你们要记得看我的直播啊”,而后转身,继续着他繁忙的明星生活。




 千玺静静的等在舞台入场的地方,心里没什么感觉,听见主持人报幕“现在是tfboys易烊千玺独舞时间,大家欢呼吧!”


他走到舞台中央,台下的粉丝几乎是瞬间沸腾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易烊千玺!易烊千玺”“千玺千玺我爱你”,各种疯狂的呐喊层出不穷。


这样也挺好嘛,他心想,奖杯,掌声,欢呼。


他像往常一样熟稔的和粉丝打招呼“我爱你们!”,朝场下露出一个微笑,引起一阵更疯狂的尖叫。


不用过多的言语矫饰,当他开始跳舞的刹那,其他事物都暗淡无光。精健的肌肉,充满力量的舞姿,尖叫声迭起,在这一场舞,无数人为他俘获。


 灯光,音乐,汗水,一瞬间让他有了恍惚的错觉。


 嗯?怎么没有声音了,音效坏了吗?好像不只是音乐,全部的声音都消失了。


抬起头,却突然发现舞台变成了一堵高墙,墙外的人们依旧为他疯狂的挥手,他看见她们夸张的动作和嘴型,却静寂无声,像上演一出默剧。


他左右看看,周围是一片荒芜的土地。哦,原来又是那个变成花的怪梦。嗳?怎么还能动,管他呢,他攀上墙,一纵身翻过去,总算是破了这个怪梦的圈子。但本来在欢呼的人们看见他的全貌倏忽间扭曲了表情,他一低头,看见自己的腿变成了一根形状怪异的,因为过早拔高而留下累累丑陋伤疤的茎。



下一章

评论(2)

热度(21)